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为你等了千年的古城凤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经过两晚三天的奔波,你又回到了你的巢穴。窗外是孩子们的嬉闹声,更远一点的是哀乐声。  想到真正的创作,你便想到了这次紧张、怪诞、梦幻与现实交

经过两晚三天的奔波,你又回到了你的巢穴。窗外是孩子们的嬉闹声,更远一点的是哀乐声。  想到真正的创作,你便想到了这次紧张、怪诞、梦幻与现实交织的旅行。你太把它当一回事了,逃亡之旅,寻找的归宿地,心灵的救赎,灵魂的释放,抑或一段美妙的奇遇。  在她有一次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跟她说要去一个偏远的小县城玩,她脱口而出“凤凰”,我说不是的,然后她就什么也没有说了。后来她游览凤凰之后,马上隆重地向我推荐,说得我垂涎欲滴,你早就知道这个新西兰人盛赞的小城,做了无数次计划,不曾想,过了五六年才续上这段凤凰情缘。  当你离开凤凰,来到吉首火车站时看到那句“为你等了千年的古城”,你不禁有点对它惭愧,就在此前,你还在犹豫着是不是来这里。你想等到再多看一点沈从文的书,实际上你并没有读过他多少作品,就仔细读了关于他的一本传记,你想读他的《边城》、《湘行散记》,奈何一直读不下去。当你坐上去娄底的快巴,你才发觉忘了带身份证和银行卡,而身上的现金只有六百元。人已出来,不可能再走回头路,那么的选择就是去一个想去的地方,镇远和凤凰,到底去哪一个呢?你在路途中作出极为艰难的选择。搭上去怀化的火车,陌生的人群,让你忽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你像一个羞涩的小男孩,像一个刚出家门的小男生,你紧张、局促不安,好歹坐上了一个座位。可是那个白衣服女孩的谎言破坏了你的心绪,再加上这辆车的开水竟然泡不熟方便面,你毅然决定在怀化下车,然后直接去凤凰。你不想去镇远、凯里以及更远的贵阳,你身边的一切让你有点窒息。做出了这个决定,你才稍微可以轻松一下了。  (楼道外的脚步声,让你的思路不时停顿下来,你想不受它的干扰,却很难做到。)  在临走的一刹那,你的心突然间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你只好拍拍胸口,舒散一下,你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可能正因为你如此紧张,你才会忘了带那些东西。这样你就只好去了凤凰,一个早产儿,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早产儿。  娄底,光今年就不知来了多少次,可每次都是匆匆而过。来不及细细打量它。这次你可以悠闲地来欣赏一下它了。这座因火车而来的城市,应该感谢初的规划者和决策者。注重环境建设,到处是宽阔洁净的马路,到处是绿树成荫,不愧为湘中明珠。比起你所呆的那个城市漂亮多了。这个城市的市民有福了。你想到这个城市的那个老同学,还是别去打扰他。“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  在火车站,遇到那些拉客的妇女,一听口音就知是家乡人,美其名曰“休息”,晓得是什么勾当。还是一口回绝了事,她们是不能沾惹的。  许是9月30日的缘故,人还不是很多,只等了几分钟就买到了票。大厅里多数是青年学生,可能是娄底师专的吧,要么返家,要么出外旅游,不外两种去向。  等你慢慢适应车内的环境,你开始把目光投向窗外。这条路应该是第三次经过了,次是新化坐火车去怀化,第二次从怀化回娄底。  车过了新化,便进入“五溪蛮”地区,山野间不时闪过吊脚楼,还有清幽寂静的江水,那应该是沅江吧。溆浦、辰溪,屈原被流放的路线。那时只有一条路,陆路不通,顺沅江而下,一路风光壮美瑰丽。为什么大自然美丽的风光仍然拯救不了他的生命和灵魂呢?当他完成了《离骚》,便毫无牵挂地走向的归宿。汨罗与秭归,水路是相通的。他一定向着他的故乡,投入了它的怀抱。“香兰芷草”数千年的历史,清幽幽的江水依然在流淌,不变的是江山,变的是人事。“大江流日夜,客心如流水。”望着这美丽的山水,很自然地想起一个词“山清水秀”。  什么时候沿着这条水路走一遭,那一定会收获不浅吧!想想大学时光,真应该每个假期到外面去旅行。没有钱,可以徒步而行,现在想走走不动了。只能选择一个喜欢的小城,然后呆在这个城市里,好好欣赏一番,所谓“攻略”也。  在怀化下了火车,没有看到外面的长途汽车,只得自己去找了。这个火车站显得极为逼仄,视线全被周围的高楼大厦挡住。你对它没有好感,早早逃离为妙。打的来到不远的长途汽车站,买好了去凤凰的车票,加保险一共22元,也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车,像无头苍蝇乱窜,仍然一无所获,就在你要放弃希望的时候,从外面开进来一辆车,一问司机,得知还要40分钟才能开。到凤凰还要两个小时,既然还要这么久,你先把行李安置好,然后去买些吃的,香蕉、橘子、矿泉水,做这生意的又是老乡,真是“冤家路窄”,他们可没有多少家乡观念,照宰不误,你也不去计较这些了。  (有点饿了,没吃饱,到哪里去买点吃的来吧,方便面抑或其它。你想一气呵成把他写完,否则的话,你也放不下心来,现在大概七点半了,一直写到九点半,到时要看《错爱一生》,在那里面有你们的影子,也昭示着某种命运的启谕。)  经过一阵折腾后,坐到车上,却是热得要命。正在这时,上来了一对姐妹,姐姐大大咧咧,像个“马大嫂”,衣服胡乱穿着,一如唐代妇女的抹胸,让你心潮澎湃。更加撩人的是,她竟然把外衣当扇子来扇,于是那白皙的胸部便露出了一大半,让你大饱眼福。天气太热了,她的衣服全湿透了。而她旁边的妹妹,穿着举止像淑女一样,相貌也文静得多。  那个妹妹问“到凤凰要多久啊?”  你告诉她“要两个小时”。  然后便接不下话。  而那个紧接上来的湘潭小子,马上露出峥嵘。一番风趣的说笑,让两姐妹为之倾倒。  “凤凰、凤凰”他充满激情地吟唱这两个字。他似乎想编段曲子来吟唱它。然后他还时髦地说出了凤凰的英文名“Phoenix”。他开始自报身份,湘潭的大学生。“到了凤凰,先找个江边旅馆,再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到街上散步。”他好像成了免费的导游。  写到这儿,你有种无法写下去的感觉,你忽然觉得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就像那个妇女问游客“你到我们凤凰干嘛来啦?”是啊,我们去干嘛呢?即便我离开凤凰时,我仍然没有想明白,我不知道是去干什么。  (我到外面买了两包方便面,现在才八点,虽然我今天完不成这个任务,但是我不想那么早就睡,毕竟从今天凌晨五点回来,除了中午吃饭以外,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睡。)  她说,睡梦中,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沓沓沓”地向她逼近,她准备好了一把匕首,只等你过来,像捅气球一样把它捅破。  而你,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你在抄写中继续你的凤凰之旅,龙迎春的《走向沈从文的家乡》,还有什么《边城》等等。好东西放在后头慢慢欣赏吧!  好啦,就这样吧!    2005年10月4日晨八时阴    它成了一口化不开的浓痰,吐又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就这样卡在你的胸腔里。所以你的忧伤也就变得如此沉重。  好久没看到小郭了,大病初愈的他,倒也神清气爽,只是神情极为落寞。你本想与他多说些话,可本是同命人,又何须多言,心照而已。但其实他是不会理解我的,我向他谈起凤凰,他说那地方还是那么穷吗?是不是变富了?我回答说那当然变富了。那么多游人,不知造就了多少个百万富翁。他问你看到了什么,你答很多老房子。  这样的回答,让你想起在那辆去凤凰的车上那个司机。他说凤凰有啥好玩的,一些老房子,一段破城墙,偏有这么多傻瓜,千里万里,跋山涉水而来。  他不明白,人们只有在“古代”和“自然”寻找自己的本源,寻找自己的心灵故乡。  你错过了与她结识的机会,在下面她一个人下来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去问她是哪里的,在干什么工作。你还可以故作神秘猜出那个女孩是她妹妹,而她可能是公务员。可是怕惯了的你只能远远地欣赏她,欣赏她与你有一样的习惯,把洗脸毛巾浸湿,拿在手里给自己降温。  你在车上不断想着如何与她结识,又如何把那个灯泡甩开。就这样一路想一路走,车子已不知不觉到了凤凰,当看到那流光溢彩的古楼古阁,车上的人们发自内心地欢呼起来,太漂亮了。还有那清幽幽的江水。就这样到了凤凰,大约是9月30日的晚上八点,从怀化经麻阳到凤凰,大约花了两个半小时。  从怀化城里穿出来,你便看到了尚未消失永存于你脑海的山路。刚刚收割完晚稻的田野,在晚风的吹拂下,散发出诱人的稻香味。田野里的草垛,远处的青山,近旁莳弄稻蔬的农人,间或闪现的吊脚楼,这一切都似曾相识。“山隐隐,水迢迢”,美的风景总是在路上,那叫不出名字的野草,跟你生活过的农村并无两样。住惯了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见了这些,你如何不欣赏。沈从文说,他一直是一个住在城里的“乡下人”。台湾有个小说家写了一部作品《原乡人》,家乡情结,是中国人浓厚的心结啊!  你写得很艰难,你在想自家的老房子,怎么那么快就倒了,拆了,导致如今,再也找不到多少儿时的回忆了。尽管如此,你还是会不时地想起它,想到它,你便不能入睡,一刻也不能入睡,它带给你的回忆太多太多,往事一幕一幕,真的像放电影一样。或许你不该跑那么远,你只要紧紧贴住自己的故乡就行,紧紧地。那里,有你的血脉,有你的根和灵魂,只可惜,他们都出去了。为什么他们不能安守这块田野呢?这个问题同样针对你。那时候的你,不是做梦也想跳出农门吗?你难道想在那里呆一辈子吗?脸朝黄土背朝天,修理地球。现在让你想起来都觉得恐怖的双抢,清早忙到天黑,就没歇过一口气。还有正当中午,出去摘黄花,你每次都是全副武装。虽然农活很累,但心里是踏实的,不像现在如此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心事浩茫连广宇。或许,你真该找机会回一趟老家啦,好好住上一阵子,走遍家乡的山山水水。只有这样你的心灵才会安宁,才不会如此落寞、荒凉。你当然知道故乡已经彻底地凋落,野草丛生,一片萧瑟荒凉败落。什么时候才能家道中兴呢?你能把你的根扎在城里吗?城市虽然有你的一隅之地,可是你过得并不快意。早知道如此,你还不如辟地荒野,躬耕农亩,倒也求得一个心安。  “我们总是怀念过去,怀念阡陌纵横,怀念鸡犬闻于道,我们还怀念石板街和木楼,而不是钢筋水泥的建筑,涂上青砖瓦屋的模样。”  我真的要买一个相机了,背上它,便可以走街窜巷,像个游街郎中。你想起童年时那些走乡窜户的商贩,他们卖的是坛坛罐罐,获利极微,他们来自遥远的安徽和江西。或许他们在意的是一路上的“流浪”,可以见识他乡的风土人情。他们的吃住极为简陋。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下了车,你又成了一个人,不知往哪里走,而她们却早已不知去向,可能被那几个人拉走了。你的动作太慢了,那些拉客的人太多,叫你不知道相信谁。你差点相信了那个少妇,她说我不会骗你,临河的家庭旅社,一个晚上30元。可你想走一路看一路,你谢绝了她的邀请,并不害怕被骗,只是不想那么被动地接受,于是你沿着南华门一路向城里走去,走向一个你从未走过的城市。  书的力量,就是把它从生活的粗糙中隔离开来,进入到一种温柔的幻想中去。其实不独沈从文,很多人,都在书的诱惑下,与粗粝的生活渐渐远离,归附到自己被书所激发的梦想中,为之沉醉。书的阅读,把一个人的情感弄得格外柔和,一些对于过去和未来的莫名的不安,开始袭击着他。  顿悟生死求出路。  当你在功名和爱欲上完全丧失了动力的时候,你便会完全地走向自我,走向纯粹的灵魂。你的灵魂是什么,所有的古迹以及大自然,你要好好了解一下这生我养我的土地了。你不能辜负它对你的殷殷期望,真的不能。你已经亏欠它们太多,你只想用文字和相片的方式把它留下来。至于能留多久,那我就无能为力了,起码现在我的人生意义就在于此。今年的春节假期,我就要回去,彻底地回去,让我回到并不久远的过去。我太想念它,它令我魂牵梦绕,日夜不安,可惜的是,我没有足够多的钱,我应该把我的“老屋”重新修建起来,这样,我也就有了一个“安息”之处了。  你一个人走在这异乡的大街上,背着一个旅行包,一看就知道是游客,可没人来招惹你,大家却见怪不怪,一点也不以为奇。这就是一个旅游城市的底蕴了。  “走出城市,空空荡荡”,这是何勇的歌词,你喜欢的一个摇滚歌手的歌词,他还写了一首《蚂蚁蚂蚁》,是啊,我们都是蚂蚁,在这浩瀚无际的宇宙中,我们不是蚂蚁是什么?  我要用相机把我从前所走过的路,走过的村庄,认识的人都要照下来,这不是一部极为丰富的个人历史吗?当然,的伙伴就是他了,不知他会不会跟我一起去寻找旧时的晨光。我只是一个凡人,极为平凡的一个人,一个喜欢回忆的年轻人。我还没有足够的钱,买一个相机成了你的当务之急,有了它,随便到哪里去,都可以把它记录下来,它可以帮助你回忆这一切的。 共 1472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孕不育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病因
标签

上一页:那段时光

下一页:微诗熟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