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编者按前段时间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前段时间Magic leap被指承认造假,其点击量巨大的视频只是吸引用户乃至工程人才的手段,其研发进度远远滞后;同时12月22日,

【编者按】前段时间Magic leap被指承认造假,其点击量巨大的视频只是吸引用户乃至工程人才的手段,其研发进度远远滞后;同时12月22日,国内AR公司因投资本方没有落实融资全部款项,而不得不进行裁员。这一系列消息的推出,让我们对AR市场丧失信心,开始反思,曾经看好的AR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对此,本文中访问了一些投资方及AR创业公司,他们指出导致整个行业遇冷,主要还是之前的泡沫太多,另外资本对AR的投资热度会减缓,但是投资仍会继续,而现在,就是在等AR行业里爆款产品。

本文发于“新京报”,作者刘素宏;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国内首家AR企业倒闭了?12月22日,一则报道将奥图科技推到媒体聚光灯下,该报道称奥图科技是国内首家倒闭的AR企业,员工仅剩四人。

12月26日,奥图科技创始人、CEO叶晨光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称,公司绝非倒闭。他表示,2000万融资没全部到位是事实,从天使轮就参与对奥图科技投资的奋达科技的融资款项尚未到账,奥图科技不得不裁员、搬离望京SOHO。

2016年,手游Pokemon Go的火爆向大众普及了增强现实(AR)的概念。各路资本一度对AR青睐有加。另一家AR公司枭龙科技拿到了京东方领投的5000万元A+轮融资。对于奥图科技为何落入裁员的境地,叶晨光认为与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本身有风险,同时AR市场目前还不成熟,他希望投资人能多些耐心。不过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国内AR产业正面临一个资本的拐点。

“是裁员,不是倒闭”

“公司正在搬家,这里有点乱,不建议你拍了,否则照片流出去会引起误解”,刚刚卷入一场“被倒闭”风波的叶晨光对新京报说。12月26日,新京报在奥图科技位于望京SOHO顶楼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已经基本被清空,墙上还留着“大干100天,荣辱一起共”的标语。会议室仍可使用,下午一点钟,叶晨光将在会议室和员工一起讨论今年1月美国CES的方案。

奥图科技目前主推一款AR眼镜“酷镜”,对标谷歌眼镜,标准版售价2999元,同时面向B端与C端市场。今年10月,奥图科技宣布获得A+轮融资,共两千万元,投资方为奋达科技与华众资本。叶晨光表示,华众资本目前已到账500万元。奋达科技方面的投资则还未完成。

据叶晨光介绍,今年9月底奥图科技与资方签订协议,正常来说10月15日融资款项应该到位,但如今A+轮一共2000万的融资只到位500万。“奋达科技在天使轮打款都很痛快,这次的状况确实有点意外”。

这个“意外”催生了一篇引发业界关注的报道。12月22日,有媒体称,奥图科技“绝大部分员工被遣散,52个人的公司只留下4名高管”。报道还称,奥图科技“账面资金只剩下7万多元”。

对此,叶晨光称,裁员和倒闭是有区别的。华众资本还在提供资金,资金链方面确实有一些紧张。裁员是根据现在情况做的开源节流。公司仍有一个10人至20人的团队在运作。

至于投资跳票的原因,叶晨光称据他了解到的消息,奋达科技新任的投资总裁认为此前对赌协议中约定的到2017年底实现2万台的销量不够,要修改协议,他觉得AR市场还没到来,还需要培养。

AR产业面临资本拐点

“资金迟迟不到位,加上裁员,导致备货出问题”,叶晨光称,公司已经在10月份组建专业的销售团队,计划两三个月建立起销售络。今年年底双十一、双十二本来是作为年会礼物主攻送礼市场,但因为裁员、资金链导致备货出现问题。

叶晨光表示,目前一台酷镜的成本粗略记为2000元,做1000台的成本就是200万,而因为融资不到位,不敢做1000台的备货。这反过来也制约了公司的发展。

奥图科技成立于2013年7月。当时谷歌已推出谷歌眼镜,并迅速成为科技界的热点。据媒体报道,叶晨光的一位朋友在谷歌眼镜所在的X实验室工作,叶晨光通过他早早体验了谷歌眼镜,并认为AR将是下一个屏幕的未来。

除了谷歌外,微软、三星等也纷纷推出自己的AR产品。Facebook在2014年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VR公司Oculus。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也表示,将把下一步重点放到VR发展上。美国AR/VR公司的Magic Leap则因一段增强3D现实的视频在全球互联走红,其估值一度达到45亿美元。

今年2月,Magic Leap在新一轮融资中获7.935亿美元的投资,阿里、谷歌都参与本轮融资。6月,美国的AR科技公司Meta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B轮融资,主要投资方包括联想、腾讯、高榕资本、GQY等。

在资本推动下,奥图科技一开始就把目标对准了谷歌眼镜。2016年,奥图科技正式推出了量产型的AR眼镜“酷镜”。公司称“酷镜”由国际设计公司青蛙Frog外观设计,并与科大讯飞、水晶光电、富士康等公司进行合作,相比谷歌眼镜及国内其他智能眼镜,酷镜在价格、外观和性能上都有优势。

不过,叶晨光没想到的是,AR离市场爆发还有一段距离。影响力的AR明星企业Magic Leap日前承认,之前的视频都是制成,引发外界对AR技术成熟度的一片质疑。

作为AR的伴生兄弟,VR(虚拟现实)也遇到了问题。今年1到3月,国内有18家VR创业公司获得投资,其中1月21日的暴风魔镜B轮融资2.6亿元、盟云软件以4.6亿元全资收购3家VR公司,均刷新国内纪录。但到了6至8月国内只有四五家VR创业公司成功融资,这与一季度的火爆形成明显反差。业内分析称,由于经济放缓预期,风投基金普遍预期下半年或明年募集难度加大,资金出手趋于谨慎。资本市场在VR/AR投资上出现了突如其来的拐点。

“行业遇冷,主要是之前泡沫太多”

奋达科技10月10日的公告称,与华众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拟对奥图科技进行增资。以自有资金投资1000万元,认缴奥图科技新增注册资本200万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奥图科技21.56%的股权。此前,奋达科技已持有奥图科技17.77%的股权。公告当天,奋达科技股价上涨4.28%,收盘价14.39元。但在公告之后,叶晨光也迟迟未等到奋达科技的融资款到账。

12月26日下午,新京报致电奋达科技董秘询问此事,工作人员称负责人不在,稍后会请负责人回话,不过截至发稿,奋达科技尚未有相关负责人对此表态。

据此前财新的报道,奋达科技投资者关系部门称,公司没有在该轮跟进投资奥图科技,因为奥图科技不能达到业绩上的条件。

而叶晨光则称,奋达科技并未告知他本人“不在此轮跟进投资奥图科技”。

在投资人远瞻股权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李喆看来,投资人签了协议不打款,是投资人诚信度有问题,创业圈和投资圈其实并不大,按照行规,既然做了尽职调查就应该在约定期内资金到位,只有资金到位创业者才可能做出东西。但另一方面,不得不说,目前一线投资人都很谨慎,看得多投得少。李喆称自己看了很多VR项目,但只投了一个,而AR真正的爆发期可能要比VR还远。

“在VR行业,整体来看无论创业者、投资人都有不成熟的一面,之前资本热捧,认为VR站在风口,但成熟期真的还没到,投进去发现不如当时预期的乐观,导致整个行业遇冷,主要还是之前的泡沫太多”,李喆告诉新京报。

“资本对于AR的投资越来越趋向于观望了”,复星互联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游戏事业部总经理钱中华也对新京报表达了类似看法。

AR市场高速爆发还要等5年

“AR现在缺少爆款的应用场景”,钱中华告诉新京报,上周他去看了上海的图像识别与视觉交互技术的公司亮风台,在他看来,缺乏爆款应用场景和爆款产品是目前AR行业的主要问题。

在钱中华看来,资本对AR的投资热度会减缓,但是投资仍会继续。因为,大公司已经在此领域全面布局,硬件产品要推销,犹如当年宽带发展带火了乐视、优酷;其次,软件、内容公司纷纷创新。现在,就是在等爆款,犹如智能、这样的爆款产品,拉动全行业。

五年之后AR或将迎来真正的春天,这是业内的普遍共识。百度总裁张亚勤在今年的全球移动互联大会东京站就公开表示,互联经历了从PC到移动互联的发展,而未来五年,VR、AR、MR等技术将改变互联。亮风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洪雁菲也曾对媒体称,AR整体产业的爆发可能会在2018年左右,未来五年AR行业将会进入高速发展期。

“目前AR还在探索阶段,观望也正常,对于创业者而言,不是要把估值弄高,而是真正拿到钱”,李喆告诉新京报,目前AR设备还不能做到像一样人手一台的普及,虽然AR领域很喧嚣,但还缺乏惊艳到让用户有足够购买欲的产品,但有新的技术苗头出来对投资人也是机会。

2014年海口文创教育种子轮企业
顺丰科技
2014年重庆B2B/企业服务Pre-B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