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娃老表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高板登低板凳都是板凳  淳化原小丘原都是老表    一  早晨无事,去清浴河源畔吸新鲜空气,河谷不太清晰,远处群山霭霭。  太阳升高了,群山

高板登低板凳都是板凳  淳化原小丘原都是老表    一  早晨无事,去清浴河源畔吸新鲜空气,河谷不太清晰,远处群山霭霭。  太阳升高了,群山愈加清楚。突然,隔过七八个山头,有几十里路远吧,一个声音好熟悉,呼幺喝六的,好象淳化贵村老表黑娃的声音,问自个的婆娘水烧好了没有,又喊叫女儿把热水瓶提来,他要给车加水,去耀州照金拉煤,“嘟一嘟一一”好象是他那破嘎子车发着了,一股黑烟直冲天上……不知是老表的声大,我还是顺风儿,我听得很清楚,肯定是他……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后,他准时出现在我家门口,我村是他拉煤的必经之地,他每次顺路必来看望一下我母亲,也是他姑。  黑娃老表来了,身高八尺,腰粗似缸,面如枣泥,铜钟音响般的嗓门把院子泡桐树上,一群麻雀也被惊得飞起,有两只似乎要掉下来,又扎挣扎着飞走了……  “姑,我走了!”屁股刚粘在椅子上,还没顾上暖热,茶杯水也就喝了几口,说着话转身就要走。姑没好气的说:“你看我外活宝!”……  外爷留下了一个古老的水井。井台,铁索,轱辘索轮都含有历史的印迹。黑娃见钱眼开,村里拉水的三块五块的收着,后来有了机井,他改了行,买了半旧新嘎子车拉煤运风景树,也就是把农村有价值的大树老树运输到城里卖钱。苹果季节,还收落果,营生大大的;官也不小,全家老少大小,村里群众,婚丧喜事他都管,除了“能人”称号外还有人叫“村盖子”。他八面威风,铁塔英姿,但心底善良,耿直,为人厚道,给村民办事很上心。酒能喝八桶,饭能吃八碗,说话惊破天,睡觉撼巨响。  单说这次拉煤吧,照金返回,途经三原,被交警拦截了下来,他下了车,穿一件棉大衣,被煤染成黑色,谁也认不出啥颜色,脸和脖颈漆黑漆黑的,只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晴。  “拉的啥?”交警问道!  “拉的煤!”黑娃回答着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给交警递去,交警看他黑兮兮的脏手,一把挡了回去,后退了一米远说:两照拿来。黑娃咧着大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吱吱,喔喔”交警也没听清,看他那態样,叫他“快滚”。黑娃赶快开走了车,还吹着口哨,心想:“你能,你能,你还放了我”……  这次幸运逃脱了罚款,过了好多时日,他和婆娘送落果,这次可不一样了,婆娘把他打扮的人模人样,西装革履,皮鞋也擦得锃亮。婆娘更是焕然一新,高筒鞋,紧身裤,红衫子,年轻妖娆,脸上抺了一层又一层雪花膏,香水喷了一脖颈。进城嘛!两口儿开着嘎子车耀武扬威的去县城卖落果,礼泉县的一个路口,被一个吃独食的交警拦了下来,交警行礼,黑娃下车,又是递烟点火那一套。奌头弯腰,好话说了一大堆,交警硬是不肯放行,非要驶照,行驶证看看,黑娃没了招数,回到架驶室,向老婆讨主意。  老婆说我没办法,你平常办法多的去了,今咋啦?黑娃灵机一动,从车盒子里摸出两盒软中华给老婆:  “你去搞定他!”老婆也没迟疑,转身下车来到交警跟前:“什么不容易呀,日子穷呀,家里有老人呀,娃些要学费呀……”说了一大堆,硬把两盒软中华塞给交警,交警见是个女的,模样也俊悄,打妆得十分好看,心里一软,多瞧了几眼放了行。两口高高兴兴发车走人,黑娃老表不无得意地对老婆说:“你真行!”老婆正嘀咕那两盒软中华香烟,那少说也一百元哩,黑娃不无得意地说:  “两盒烟是假的,伍元钱一盒。”婆娘听了高兴地砸了男人一拳。  你看我黑娃老表,烟是假的也就罢了,“美人计”的招数都用上了。    二  淳化县苹果产业发展早,客商多。黑娃老表名气很大,方园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广东福建千里之外,慕名而来。给客商收果子了,其它人眼里客商是爷,果农是爷。在我老表威名下,黑娃是“爷”,谁都得听他的。  一天,他订了一家果农的苹果,果农翻了板,黑娃砸了他的苹果摊子。收他丈人的苹果,客商不服,说质差价高,老表火冒三丈,瞎好一起装,还再加了二毛钱的价,对客商说:“我就一个亲丈人,照顾一下也合理,你这广东佬不识茅道!”一个包苹果的娘们问:  “你还要几个丈人?”哈哈,客商笑了,在场的人笑了,他丈人也笑了。  那年苹果行情非常好,果商也挣了大笔钱,他一看心里也起了念想,你客商能挣,我也能挣,招呼弟兄两个合伙,连收几车,发往福建。  福建,沿海城市。黑娃老表一行三人昼夜跟车急行军来到这里。改革开放初,这里城市没有多大变化,水果市场也算很大,是城市中心边沿地带,有几十家果行。他们联系了一家的果行,由行里代发,价格随行就市,卖与不卖两家商议,黑娃让兄长认真负责招呼有关苹果事宜,认为没他的事了,拿着借来的照像机,不见了踪影。  果行就近有商场,农贸市场,小街,吃食摊点,黑娃东瞧西瞧,觉得没意思,见一行人上山,也跟了去,这是市场就近的一个景点,叫“清源山”有树木花草,人造石山,喷泉,也就是个公园的样子,不少人在这里游玩,黑娃拿出照像机,左拍一下,右拍一下,也叫别人给自己拍,天快黑了,便回了驻地。  一连几天,苹果的事他不沾边,听说果行老板请客,他场场必到。刚有一星期,苹果卖完了,眼看要走,他更着急了,来了沿海几天,海的影子也没见,因这里离海边还有五六十里的路程,他那熊样,一个人不敢去。也没去象样的地方,这回去咋吹牛皮呢?猛然看到停车场有一棵椰子树,高得不得了,拿了照像机就照,树太高,照像机装不下,他恨不得把照像机拉得一人高,他们几人勉强和椰树合了影,收兵回营。你看咱老表,在沿海大城市人人叫他大老板,果商,还玩了大城市,你看他美的……  从大城市回来,他这人也变了样,心窍大开。这次去也没挣多大的钱,除过费用,每人也分得千数块钱,当时也算一笔不小的收入。听那人说城市正搞绿化建没,北方的皂角树很值钱,可制造药皂,肥皂,香皂,经济价值很高,他育了几亩苗子,也卖了不少钱,买了挖掘机,装载机,换了那辆破旧的嗄子车,别看他五大三粗的,致富的心眼还挺多的,他给人谝,这次南下不是为了卖苹果,而是为了见世面,掌握致富信息……    三  二OO二年冬天,几两白色的宝马车驶入贵村这个村庄,看来贵村来贵客人了。车上下来男男女女一伙人,其中两个老板摸样的人四处打听一个叫“黑娃”的人。  他们终于找到了黑娃,在家秘密谈了几个小时,看样子己达成协议。  这就是今天的“鹏宇农业”。  老板要搞农业开发,看中了黑娃老井下边老庄园和村上数百亩山坡地。这坡面朝东,十分向阳。失去主人的旧窑洞,旧院落杂草丛生,荒芜一片,在下面地势还算平坦,也有好多台阶型的分布,一个沟壑上面,有一条弯曲的小路,旁边有一部分平整的土地,这是庄户人家的玉米地,还有一块栽了苹果树。  数月时间,推土机,挖掘机将老庄基,老院落填平了,坡地也推出层层梯田,黑娃组织打工的男女村民栽了果树,种上了农作物和各种经济作物。  这是黑娃老表和几位大老板合资筹办的“鹏宇农业”。一排排彩钢瓦搭建的办公室,库房。各种农业机械堆满了院落。办公室里,皮沙发,老板桌,电脑等一应俱全,一切都是现代化的。  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场区和主公路连接硬化。资金除国家少给的部分外,再全是老板自己的钱。场区生产路必须走原来的那条小路,小路西南边是沟壑,北边是村民的庄稼和果园,中间路只有架子车宽。道路必须加宽,机械,化肥,籽种,作物的运输更安全方便。  村民庄稼按亩赔偿,苹果树每棵二百元。黑娃迈着大步通知这些村民,一个瘦小精明的老头对黑娃说:“我苹果树正到盛果期,多少钱也不挖,地是我的,我不愿意!”干邦硬正的,再没有多余话。黑娃愣在那里,不知如何解决。黑娃说:“明天就推,看谁敢挡我!”说完大踏步走了。  第二天,黑娃开着推土机,冒着黑烟,声音震耳欲聋,老汉和一群婆娘娃娃,站在自己地头,不要命地阻挡着。其它几位老板怕把事闹砸了,出了人命,观察了一会,叫黑娃停了手,另想对策。看样子这些村民无非就是想多要些赔偿罢了,他们也心虚,这路原是生产路,很宽,他们零零碎碎的把地头的路耕种了一半。  晚上和老板们商量好,黑娃拿了三千元到老头家,将钱给老头桌上一摆说:“一棵树一千,你三棵树三千,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地头是你多占的路!”老汉也没了言语,想了半天,果树到了盛果期,这价也公道,他也得罪不起这个“土皇帝”。本来也是一个家族。黑娃见老汉点了头就说:“明天就推,你帮忙说一下其它人。”黑娃早看出了苗头,带头闹事的是这个老头,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老头安慰了,其它人好办。  天刚亮,黑娃就发动了推土机,先从那块苹果地头推起,一伙婆娘娃闻声而来,站在自己的地头,看你黑娃能咋!推完老头家果园地边,黑娃停了车,站在车头上说:“你们多占了原来的路面,种上了玉米;秋收时我那三亩玉米,每家三分,自己掰去。现在谁敢拦,我就活埋了谁!”他的声音非常大,两只虎眼睁得怒圆,二杆子脾气上来了。说完发动推土机,看准了一个能闹事的婆娘,车铲头直接开了过去,“妈呀一一你这二杆子一一”婆娘叫着躲开了,心不甘,骂骂咧咧的。这时,在一旁的老汉对这群人说:“地头也就几厘地,黑娃给三分地玉米赔偿,咱划得来,让推去吧!路修好了咱也方便。”这伙人听老汉说的也对,三分地的玉米棒棒也满足了,随后就散开了。  玉米成熟了,黑娃叫这些人家一块掰了玉米,水泥路早已打好,村民行路很方便,路面也能晾晒粮食,大家不由得对黑娃大加赞杨,说黑娃办事公道……  “鹏宇农业”正在前行,黑娃老表的许多传奇将陆续上演,让我们继续期待吧!   共 37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尿血怎么办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哀哉殷嫂

下一页:少年往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