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息龙洲十八接踵之祸

2020/01/21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息龙洲 十八、接踵之祸.却说当晚洪运来叫运超师兄弟抬进屋扔到床中,待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杆又三杆了。瞧瞧身边,早不见了新媳妇春妞,

息龙洲 十八、接踵之祸

.

却说当晚洪运来叫运超师兄弟抬进屋扔到床中,待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杆又三杆了。瞧瞧身边,早不见了新媳妇春妞,就不由立刻扬起脖子叫开了:

“妈,我媳妇儿呢,我媳妇儿呢------”

这一会那老女人正守在儿子房门外剥花生,闻叫立马放下罗筛跨进房:“儿子,儿子,你没事了,你没事儿了呀?------”

儿子就道:“奇了怪了,我有啥事儿了?我媳妇呢?------”

他老娘就道:“昨晚的事儿,你真的不记得啦?一点也没?”

“记得啥呀,我媳妇呢?”儿子又问。

他老娘这时突然一股无名火起,上前就是一巴掌:“还问呢,都怨你,是你打跑了你媳妇知道吗,不,是掐跑了,人险些没叫你给掐死了。你这可恶的东西!”就又是一掌。

儿子这正在糊涂呢,挨了这两掌,就不由猛一推他妈道:“干什么呢,胡说八道!我啥时候打我媳妇了,掐我媳妇了?我爱、还爱不过来的呢,我会欺负她了吗?”扭一付脖子横一双眼。

老女人却很快又换作另一种情态一付腔:“儿子,你是我宝贝心肝呢,我会污损于你呢吗,要不信,你可自个儿瞧去,人还在她干妈家躺着呢,有胆过瞧瞧的吗?”

“这有啥敢不敢的,我又没------”待一会儿又道:“我昨晚真的有打她、掐她了?”

“喉咙头还留着俩紫指头印呢,非你还是她自己掐的不成呀?你却直躺在地上像头猪,像头猪,知道吗?”她抑不住一种义愤。

“这还真奇了怪了,我昨晚,昨晚------”

“才一晚上事儿,你真的点儿都不记得了?”

“不,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昨晚,昨晚我最后送走了椿子怹几个,回来我就感觉好高兴、好高兴,我就,我就------”

“你就,你就想什么,做什么了?”

“回来我就好高兴,好高兴------妈,这之后的事儿,我咋就想不起来了呢,直到这今儿早上?”

“造孽呀你真是造孽,我操你八辈子祖宗!”那股无名火又起,儿子则又挨上重重的一记:“你啥时候不好忘形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你真够造孽的了。”

“妈,儿子高兴呗------”

“我让你高兴,我让你高兴------”就又是几记好耳光。

儿子几被扇懵了:“妈、妈,你还要不要叫儿子说话了?”

“你还要说啥?你还想说啥呀?”他老娘就道:“妈告诉你了,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场了知道吗?你赶快给我洗漱穿戴好了,随了妈一起过去陪人家说话去,给人陪好话去,要耽误了,小心你脑袋!”

儿子闻说也蔫巴了,完完全全的蔫巴住了。就再不敢多一言,只忙忙的去洗漱穿戴一番,施些粉脂,就来告求于老娘:您还领我过去吧------

“瞧你的傻样!”这一句没出口,却化着了一束嫌恶的眼光。

就这样,带着几许的侥幸和幻想,这老女人气嘘喘喘的领着儿子,再一次来到了妯娌妹子的家。还不巧了,赶上老妹子正于堂房里收拾些桌椅板凳来,显然她家里是刚吃过饭不久的。她牵着儿子,进来就弯儿不转直言拜上道:

“我媳妇呢,她去哪儿了,我们母子来寻她说话。”

这边洪运超他娘闻言就淡淡的一瞅。其实她早有观察到这一对老母子的行踪了,正琢磨这之中的疑问呢:

“你问我干闺女呀,噢,她刚吃些东西过去了,不一会儿。”她则如实相告道。

“他三哥,没大碍吧,看样子憔悴的,这到底咋一回事儿呢?”又问。

“先别说这个了。”她道:“我问你:你说你干闺女刚过去,都过去哪儿了?”

“除了我们这,她还能去哪儿呀,走回她老家去了呗。”她回一句。

“回老家?都走有多大时辰了?”

“刚有说了,不多一会儿”待一会儿又道:“不过现琢磨着也该过河了。”

“这野丫头,她不会有意逃婚了吧?”她就说一句。

“瞧你说的,你又不是没瞧见,才一夜,就让你们给折腾的,早起也就喝了一口蛋汤。好意思说呢!”

“你咋的,咋的不多留她一会儿呀?”她突然又问。

“瞧你也没说了,今日会来瞧她的呀,不是吗?”

“不与你说了!”就牵了儿子手,回头就走。

“你们这是要去哪呀?”这边就问。

“能去哪?河边上看看去!”瞅一眼又走。

“等等、等等。”她顺手从春台上取过一小纸片儿:“这是超儿临走留给你们的,让你们依着地址去寻医院,送他三哥瞧病去。”

她就扭头瞪一眼:“你超儿才有病呢,这地址啥的,就给他自己留着吧。”再不肯回头。

只不期她娘儿两个匆匆来到河头了,河边上却鬼影也不见一个,就见有老艄公均伯顶一付篾斗笠,在船尾低头裹烟卷。这老女人唯恐上当,赶忙前去打问。

“你问超儿他们呀,”均伯见问抬头瞟一眼,“走咯,早走远咯。”又道:“你们追他们干啥,还嫌折磨人家不够的吗?”

老女人就道:“不是!噢,我是说您可能生误会了,昨日是三娃子,三娃子他------”

“你也不用解释了。”均伯见说道:“你现就说破了天人也听吧见。千不该万不该,三娃子他不该------哎!”

又瞅一眼侄子:“这都是命哦、命哦,这一家子------”

“你才命呢。你这混老头,我不与你说了。走,咱们回家,回家想办法。”就牵了儿子手又走。

“我说他婶子,”却见均伯与后道:“还是先想想仨儿的事儿吧,他的病终归要治的,早治就能早好了。”

“淡吃萝卜咸操心!”她这一句没出口,就顾扯了儿子直走走。

可回到家里,心里一时竟也没了主意了。堂前屋后打了几圈,就想不如就去找二女儿运春说道说道吧,她倒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就交付了儿子一声,独个出门去。不想才下得院前台阶,却远远瞅见运春打条岔道过来了。

“妈,望啥呢?”女儿走近道。

“瞧你,也不用顶一付斗笠。太阳炎炎的。”她望女儿道。

“不用。”女儿道:“刚有见你两个又望河头方向去了,是人家早走了吗?”

“走去就走去吧,我也不稀罕!”她娘道。

“尽尽心而已,您这是。您就宽心一些吧,人家不愿意回来也很正常的。”女儿就回道。

“现在我就琢磨着,我们用不用,用不用送老三去医院的呀?”就问。

“当然要去呀,而且还要赶紧的去。”女儿道:“瞧他的情形,一定是阵发性的啥毛病,得尽快帮他给治好了,不然,啥时候都有可能闹出事儿的。这样,我这就去叫齐远过来,啊?”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我也先去准备着。”

两个就各自由路而去。

可不想老妈这里才一进院门,就不由急的大叫了起来: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这时运春还并没走远呢,听了叫唤声就急忙转身赶到了她妈一边,而眼前的情又差一点没将她吓一个晕昏在地。原来,他弟洪运来已不知于何时就就着一杆木梯爬到了房顶,现就叉巴个腰叫唤个不停:“你们还我媳妇来,还我媳妇来,不然有你们好看的,啊?还我媳妇来------”

说这样的阵势下,母女两个虽是又急又怕,又哪敢轻易动弹了。没奈何,他姐就一步一步慢慢挪的稍近些:“我的好兄弟,你下来下来,赶快下来,我们立马就还你媳妇还不成吗?要不这样吧,姐我来做你媳妇、媳妇,啊?来,听话,快下来,快下来了,啊------”

“你是我姐,做媳妇我才不要呢,不要------”跺脚的样子。哪知房顶斜度大又滑,他一挪脚人就失了重心,横摔到屋面,跟着就像根冬瓜似的滚过屋面,又滚了下来------

母女俩一见叫声“不好”,就迎头冲了上去,可柔弱的几条腿哪里就赶上了从天而坠的一堆重物了,还没等她俩稍稍靠近了房屋,那娃子已重重地摔落到地面了。

一切的一切,又全都在一眨眼之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

合肥市蜀山区西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澧县澧州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
三亚能治男科的医院
济宁如何治疗牛皮癣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