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芣做无原则妥协杜绝好亾被诬陷

2019/05/14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 6月30日,《深圳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经市人大表决通过,并将于今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有报道称,该规定填补了国内公民救助行为立法的空

" 6月30日,《深圳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经市人大表决通过,并将于今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有报道称,该规定填补了国内公民救助行为立法的空白。首先要批评一下地方立法公布滞后的老问题,虽然《深圳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已经获得通过,机构也做了解读,但是全文还是没有及时在深圳市人大站上公布。

深圳关于公民救助的立法始于2011年。当时的立法背景是,南京彭宇案判决的负面影响正在高峰期,那个着名的从常理上分析的判决如果彭宇没有撞人就不会去救助老太,是以的恶意揣测公民间的救助行为。受此判决的影响,多地发生被救助者敲诈救助人事件,这又导致人情冷漠、见死不救,结果多地又发生了老太太倒地无人敢救的事件。特别是当年10月,广东佛山发生小悦悦事件,2岁的女童被两车碾轧,18名路人视而不见。这引发了全民关于道德滑坡的大讨论。

当时的主流意见,就是要以法律保护救助者,免除他们的,让他们有勇气救人,同时必须严惩污告者,在全社会营造一个呵护善心的氛围。所以,在小悦悦事件发生一个月之后,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就公布了《深圳经济特区公民救助行为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

这部《征求意见稿》也试图用法言法语回应民间对于正义、善良的正当诉求。其中的亮点是确立了好人免责的原则:救助人提供救助行为,除存在重大过失,对救助行为的后果不承担法律。当时有律师认为:这可以看成是条例的核心内容。

应该看到,目前正式立法的好人免责,跟公众一开始在小悦悦事件中提出的那种激进的好人免责不是一回事。正式立法的好人免责不是免责,而是相对免责,即救助人在救助过程中未尽合理限度注意义务,加重了被救者人身损害的,需要承担,而且是由被救助者举证救助人未尽合理限度注意。

合理限度注意义务,在司法判决中一般是指按普通成年公民的知识、理性,应该有的注意义务,做不到就是法律所不能原谅的重大过失,可以想象的未尽合理注意义务可能包括救人之后拒不报警,听任被救者自生自灭。这种低级的错误,恐怕鲜有人会犯,所以目前的相对免责已能保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由于救助人缺乏必要的医学、救助知识,措施不当导致加重被救助人的损害的,不需要承担。

之所以深圳不可能立法免责,是因为地方立法不能与上位法冲突,公民救助在传统民法上称为无因管理,《民法通则》等法律都没有规定可以免责,深圳立法也就不能违反上位法。

同理,《深圳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提出被救者要告救人者,要谁主张谁举证,举证不需要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这是《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诬告者将受相应的惩罚,也是法律的既有规定。这些都只是重复了既有法律,不是创新,其实也没必要创新。只要法院严格依法判决,不对受害者做无原则妥协,就能杜绝好人被诬陷;同时,政府也要加强对行善者的司法援助和鼓励,这就足以呵护社会爱心。

回收二手喷雾干燥机
库存电子料回收
台湾亚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