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万劫武尊 第三十三章:赌局

2020/01/16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万劫武尊 第三十三章:赌局全场一片哗然,随后一阵惊呼声响彻而起,在这一刻,大家都忍不住为南宫炎和风尘欢呼,二人虽然是三品炼药师,但

万劫武尊 第三十三章:赌局

全场一片哗然,随后一阵惊呼声响彻而起,在这一刻,大家都忍不住为南宫炎和风尘欢呼,

二人虽然是三品炼药师,但是他们所表现出來的霸气以及炼丹术,完全不是这个年龄所应该拥有的,

“不愧是惊觉和风会长**出來的人,光是这份胆气就称得上是帝都年轻一辈的翘楚,”木青阳点头称赞,

凌慕寒也是同意木青阳的观点,感叹道:“都是少年天才啊,要是我铁剑门多几个这样的弟子那该多好,”

“这太不可思议了,”莫天瞪大了眼睛,兀自在那喃喃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是成名多年的三品炼药师也沒有几个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炼制出冰肌玉璇丹,”

“他们两个看起來似乎垄断了所有的人气,叶凡兄弟,要是换成是你,你能再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制出冰肌玉璇丹吗,”赵磊怔怔地问道,

“我沒有试过,不过要是情非得已的话,我倒是愿意一试,”叶凡的答案模棱两可,

随着南宫炎和风尘两人走出广场,每个炼丹炉下方的地板再度一阵颤抖,重新恢复了原状,一切似乎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原本在主持御火阵的炼药师公会弟子也纷纷撤掉了阵法,各自离去,

之前一直在做记录的一名弟子则是拿着自己已经记录好的一本小册子,恭敬地上了高台,将它递给风万里,

粗略地游览了一遍后,风万里表示沒有问題,随后便吩咐身后的长老照着上面所记录的宣布晋级的名单,

总共四场比试已经全部结束,而能顺利晋级的炼药师不过是一百二十多人,直接淘汰了将近八成多人,可见炼药师大比的残酷,

至于第二场比试,则是要等到明天才开始,今天大家可以修养生息一晚,以等明天全力发挥,

在风万里宣布了散场之后,无论是参赛人员还是來看大比的人员都开始有条不紊地退出了广场,各回各家,

叶凡一行人自然是赶回木府,

在匆匆地吃完了午饭之后,木青阳本來是要叶凡回到自己房间打坐静修,以便明天能恢复到巅峰状态的,

可是今天的比试叶凡一点都沒感觉到累,灵魂力和真元也消耗的不多,根本无需打坐静修,

断然拒绝了木青阳后,叶凡和裂风一行人勾肩搭背地出了木府,走在帝都街道之上,

“贤弟,你真的不需要休息吗,明天可还有比试呢,而且比今天还要困难不少,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你也趁机修养一番,”裂风一脸关心地道,

“大哥,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真的不需要休息,你看我生龙活虎的哪里有半点劳累的样子,”叶凡拍了拍胸口证明道,

“可就算这样,咱们现在又要去哪呢,帝都也沒什么地方好去啊,”裂风一脸的迷茫,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等到了你们就知道了,反正又不是坏事,”叶凡故作神秘地道,

叶凡不说,众人也不再多问,大家都知道就算再继续问下去,叶凡也不会说出什么让大家满意的答案出來,索性是跟着他到处打转,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在叶凡的带领下,一群人再次來到了炼药师公会,在大门前站定,

“我们來这里干什么,不是明天才开始比试吗,”潘云轩一脸不解地问道,

叶凡沒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环顾了四周一眼,陡然在炼药师公会大门前的一块木牌上看到了一张一人多高的红字,在上面则是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从字形和排列上看应该是人名无疑,

“嘿嘿,炼药师公会动作还是挺快的嘛,想來他们也已经派人过來看过了,时间刚刚好,”叶凡兀自喃喃道,

“叶凡,你说什么刚刚好,”潘云轩歪着头问道,

“沒什么,我们走吧,”

“走,又去哪,”莫天问道:“你带我们到这炼药师公会到底是为了干嘛,”

“我们來只是看一件东西的,”叶凡淡笑道,

“看什么东西,”

“已经看完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叶凡神秘地一笑,又带头离去,

众人那叫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叶凡不说,大家也只能跟着他走,

在穿越了大半个帝都之后,叶凡终于在一处辉煌的建筑前停下,

这里处于帝都街道的中心,來往行人不断,时不时地就能看到不少武者走进那处辉煌的建筑中,

在一扇朱漆大门前,摆放着两头满目狰狞的不知名异兽石像,

而大门顶梁之上则是挂着一幅牌匾,上书“寒元拍卖行,”

“寒元拍卖行,我们怎么到了这里了,”裂风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叶凡,

叶凡一咧嘴,神秘地道:“來这里当然是有好事了,”

“好事,”裂风等人是一头的雾水,

“不用多问,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叶凡伸手一指人來人往的朱漆大门道,

说完之后,叶凡便一头钻了进去,根本不容裂风几人反应过來,

一脸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裂风几人不得已还是跟了进去,

一进寒元拍卖行,首先就是一阵热闹的叫喊声飘进耳朵中,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在拍卖行内,一张丈许多长的木桌前,已经是围满了各色各样的人,嘴里不断地吆喝着,要不是因为周围有着寒元王府的弟子把守,估计早就乱了套了,

带着些许疑问凑了上去,踮起脚尖向人群中看去,只见在长桌前坐着五六名寒元王府拍卖行的弟子,不断地接受着周围人群递过來來的储物袋,并且在一本小册子上记录着什么,

同时,每个给了储物袋的人都会得到一张小条子,上面盖着寒元王府的纹饰,还密密麻麻地写着不少的字,

要是换了一个普通人來一时间估计还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但是叶凡和裂风几人对这就有了不少的了解,

那些人手中所拿的小条子正是所谓的赌据,而且还是寒元王府所开出的赌据,

当下,裂风几人纷纷恍然大悟,他们也算是知道叶凡刚吃完饭就急匆匆地带着大家來这寒元拍卖行是为了什么了,

“贤弟,你带我们來的意思是让我们下注,”裂风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凑到叶凡耳边问道,

不置可否地一笑,叶凡一拍裂风的肩头道:“大哥果然聪明,不用我多说自己就明白了,兄弟今天就是带你们一起來下注的,”

至于赌什么,那么就是帝都内人尽皆知的炼药师大比了,

就目前而言,也只有炼药师大比才能引起这么多人的共同兴趣,

“你疯了吧,寒元王府跟我们可是有不小的过节呢,”裂风压低着声音道,

叶凡倒是对此表示一点都不在乎,示意裂风冷静:“大哥,这个世界上沒有永远的敌人,也沒有永远的朋友,大家看重的只是利益,而且我得罪的充其量不过是寒元王府的断无心罢了,严格意义上与寒元王府沒什么关系,我想有生意上门,寒元王府是不会拒绝的,”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几名拍卖行的弟子围了上來,

很显然,他们早就已经发现了叶凡,

为首的是一名看上去有些邋遢的老者,应该是这拍卖行的主事人,

这异常的举动显然引來了不少人的注视,在大家发现來者是叶凡的时候,不免有些惊呼起來,

老者上下打量了叶凡一眼道:“叶凡,你还真是大胆,竟然敢來我们寒元拍卖行,”

“这有什么大胆不大胆的,你们寒元拍卖行又不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小爷为什么不敢來,”

“好,废话不用多说,你今天來想干什么,”老者脸色略显凝重地道:“要是你是來捣乱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们沒有提醒你,寒元拍卖行不容任何人寻衅滋事,”

说到最后的时候,老者声音不免冷了几分,

周围的寒元拍卖行弟子似乎领悟了些什么,纷纷凑上前來,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裂风几人脸色一变,精神顿时高度紧张起來,

叶凡倒是一脸的微笑:“大家不用紧张,小爷此次前來并不是來闹事的,况且就算给小爷十个胆也不敢得罪寒元王府不是,”

“那不知道你今天來我拍卖行所谓何事,”老者语气微微一缓,

“当然是手痒难耐,來下注的,谁让整个帝都只有寒元拍卖行设立的赌局能让小爷相信呢,而且小爷相信也只有寒元拍卖行才敢接这么大的赌注,”叶凡冷笑一声道:“你们现在围住我们,该不会是不敢接受小爷的赌注吧,”

“我们寒元拍卖行既然敢开设赌局,那么不管赌注多大,只要你拿得出我们拍卖行就敢收,”老者冷哼一声道,

“有下这句话小爷也就放心了,那么就请下把你们拍卖行的行主请出來吧,”叶凡淡然道,

“能告诉老夫这是为何吗,”老者微微一愣,

“原因很简单,小爷怕赌注太大,下做不了主,”叶凡嘴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容,戏虐地道,

杭州丽都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军海医院口碑
安顺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贵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深圳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