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清楚之后也许我们抨击的不只是指向抗日剧了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当我们在抨击抗日剧泛滥、剧情雷人、同质化严重的时候,其实我们在抨击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也许我们自己还参与其中,只是我们并没有察觉。前两年流

当我们在抨击抗日剧泛滥、剧情雷人、同质化严重的时候,其实我们在抨击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也许我们自己还参与其中,只是我们并没有察觉。

前两年流行的穿越剧,站在一些人眼里,穿越剧也是属于剧情雷人、逻辑无法理解的这种,也是属于拍电视剧黔驴技穷的表现,只是因为热爱看穿越剧的人和喜欢上的人有很大的重叠,所以没有人去抨击穿越剧。但是广电总局却站出来抨击了,不说广电总局代表谁的利益,相信大部分三四线城市的观众是很少看穿越剧的,因为穿越剧也是有一定的理解难度。

如果说泛滥、低俗、同质化严重,在互联行业中也是无处不在。络游戏似裸非裸的画面充斥着游戏市场,为了收入不惜用庸俗的内容来吸引用户,这样的游戏也许我们也设计过或者玩过。如果你是游戏人,即使没有设计过庸俗的游戏,但相信你设计的游戏在市场上同类型的竞品也是数不胜数,而我们不知不觉就在创造同质化。再如团购站,初期遍地开花,同质化严重就更不必说。

没错,我们很多人都是同质化产品的设计参与者,我们也深知该用什么内容来吸引我们的用户。但为什么当我们在看穿越剧或设计游戏的时候,我们并不觉得呢,或者说没那么激动?因为我们身在其中,但当我们跳出来去看自己不那么关注的抗日剧时,反而显得很激烈,那是因为我们完全站在自己的情感角度去抨击,却没有站在他人的角度去体会。

现在我们来看为什么在国内有那么多领域是内容泛滥、同质化严重。个人觉得有两点:市场、国情。

中国的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有区域性,不同的群体就有不同的观看需求。编剧、导演、投资人很清楚这一点,他们知道选秀节目是谁在看,相亲节目的观众是谁,哪些城市的观众喜欢看穿越剧,哪些地市的观众喜欢看抗日剧,一切都是市场导向。同样去看游戏,为什么那么多人沉迷其中?我相信大家都懂,游戏依然是很多互联公司的现金牛。延伸相像一下,越是一些人强烈反对的东西,越是有另外一拨人对这些东西有强烈的需求。而这,就是市场。

在我们的国情中,几十年的经验证明,抗日是一个永远不会衰落的话题。而且即使是现在,我们也在引导民众,钓鱼岛事件让大家的情绪一次次达到新的高度。如此的结果就是有一些人幻想能飞到那个国家,直接干掉他们的总统,是来一颗原子弹夷平那片土地。我们看朝鲜,朝鲜人民依然相信领导人一把手枪就可以打下他们眼中美帝的飞机,这种情感上的满足感无与伦比。这种教育,我们以前历史中也有,而这,就是文化国情。

其次,我们向来都是做什么事都是要扎堆。买房扎堆、买股票扎堆、创业做项目扎堆,这是因为创新的成本相对较大,模仿和复制容易,我们喜欢快餐文化经济。大家都认为抗日剧泛滥的原因主要是审查容易通过,没错,审查通过是前提,是必要条件,而如今在审查主导者的推动下也把审查容易通过变成了充分条件,主导者是否有大家都有论断。但除了审查,我们另外也来看看谁在投资拍电视剧。我们大部分的投资人没有耐心让导演用十年时间来创作《阿凡达》,他们喜欢看到的是立竿见影的效果,钱投进去马上产生效益。于是复制粘贴抗日剧成为一个常态,很少有团队会耐心、原意用时间去创作一部高质量的剧本,看清楚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泛滥的抗日剧。类似《亮剑》、《雪豹》这些经典的抗日剧已经难得一见,同样是抗日剧,面对同样的审查,为什么质量差距那么大?放眼去看其他综艺节目,类似一些时下热门的相亲节目、歌手选秀节目,以及明星跳水节目,哪个是原创于中国的?复制别人来的更简单,而这,就是投资国情。

这就是我对抗日剧的个人看法,不敢想能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只是希望从另外的角度来思考抗日剧的乱象。我们不能光从自己的角度去看一个现象的表面,发现不对之后立马用自己的络武器去抨击放大这一个点,更要置身于大环境去思考其背后的原因,都说存在即合理,存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清楚之后也许我们抨击的不只是指向抗日剧了。

作者微博:@光华小国-互联产品和行业分析

2006年苏州大健康上市后企业
网购社区
2007年台湾体育B+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