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九星战尊 第129章 怒火爆发

2020/01/17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九星战尊 第129章 怒火爆发法器,我林战也有!白色骨塔如同一座大山,生猛地突然矗立于林战身后,瞬间的变形放大,让此地的空气都猛然

九星战尊 第129章 怒火爆发

法器,我林战也有!

白色骨塔如同一座大山,生猛地突然矗立于林战身后,瞬间的变形放大,让此地的空气都猛然往外一震,发出了阵阵沉吟之声。

骨塔的出现,也让林战跟古元洲和滕盛两人分隔开来。

林战此刻并不是不管俩人的情况,而是已经来不及再做其他考虑,而且若是他们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那是没办法坚持下去,倒不如各自出局就好。

同门相护,林战很在意,但这种刻不容缓之下,也只能如此,因为那两道破空声显然是朝着自己袭击而来的,想必他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墨剑一往无前,剑罡层层加注在烈炎的剑幕上,铿铿锵锵之声不绝于耳。

铿!

圆盾法器飞旋着撞击到了白色骨塔身上,耳膜又再次受到强烈的震荡,差点就道心不稳了。

法器级别相杀的这种声势,果然是强大如斯,周围又是兽吼连连,兽禽动荡四起。

圆盾毕竟之前受到过墨剑的重击,表面都有一道深达数寸的伤痕,尚需修复后才能发挥完全的能量,现在对上强悍的白色骨塔,自然占不了任何的便宜。

铿的一声就弹开了去,紧跟着又飞速旋转而回,铿铿铿连着数下,能量一下更比一下来得恐怖,这应该是黑衣弟子的精血输入的结果,才让圆盾发挥出了禁忌之力。

不过反观黑衣弟子的脸色,早已是受了强烈的反噬,毫无生气,看来圆盾的攻势并不能维持多久。

这时候林战的墨剑之威已经让烈炎的剑幕变黯淡了许多,那剑幕变成了剑,不再那样密集,而剑罡不断试探着间的破绽……

噗噗两声,白色骨塔的庞大体型也拦住了那两名前来对烈炎施加援手的人,顿时掌风器击,各种声响不绝于耳,然而白色骨塔巍然不动,寸土不让。

“烈炎坚持住,这白塔很强!”刚才那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洒脱,而是略带着焦虑。

林战咧嘴,手中加大到十成灵力,源源不绝地灌注到墨剑当中,那剑锋前层层潮汐般的剑罡带着破空之啸音,钻进了剑当中。

咔!

一道悲鸣的剑吟之声,烈炎手中的长剑当中折断!

剑嘎然而止,烈炎从中踉跄而出,披头散发,脸上是七窍流血,狰狞恐怖,手中握着的半截长剑,朝着林战投射了过来。

林战挥动墨剑一磕,将之击打到施展圆盾的那名黑衣身上,顿时,血光四溅,而圆盾成为了不受控制的无主之物,应声落地。

如同直抒胸臆那般痛快,又似挣脱了牢笼的猛兽,墨剑旋起一股滔天巨浪,席卷而去,烈炎便像是那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瞬间被撕裂成了碎片,并且化作了气浪,消失一空,眼前,再没有那四四三,一共十一人的阵型了!

墨剑金龙出,无一人可扛。

而白色骨塔耸立如山,在林战身后形成的完美的屏障。

咦,竟然也没有动静了?

林战毕竟还是心系古元洲和滕盛俩人,便第一时间撤下了骨塔的防护,这才察看到那边的情况。

古元洲和滕盛俩人奄奄一息,显然是在第一下接近的时候,就被对手重创,而两个黑衣人,一人控制着一顶伞状的法宝,遥遥罩在古滕俩人的头顶之上,另一个黑衣人,肩膀扛着一把阔背斩月刀,有些心虚地望着林战,那斩月刀上,刀锋已经是有些缺口的存在。

此人开口说道:“林战,不要继续往前走了,你的师兄弟在我们手里,再过来,就杀了他们!”

声音有些不淡定,因为白色骨塔撤去之后,只有林战一人现身,其余的已经不见了踪影,那是被林战吸收了积分点数了之后,各自的号码牌泛出光芒,将尸体等等都带走了,一点皮毛都不剩。

林战心里厌恶感大起。

原本以为来参加五峰弟子大比,可以给烈焰峰出个力,却是没有料到大比的规则是如此蛋疼。

这次大比决赛,最后总要面临同门师兄弟之间也必须对决的情况,到那时候,林战可以不管自己的师兄弟,但是现在要在自己面前羞辱和折杀他们,绝对不行!

“就凭你们?”林战怒火爆发,杀气并没有因为这短暂的停歇而消退,在面对这样的威胁,更是再一次翻涌而起。

“收!”林战扔出白色骨塔,这一次当然是塔底的开口亮了出来,对着那应该是称为天罗伞的法宝祭去。

嘶嘶嘶,空气中传出了某种互相吸引的动静,天罗伞在白色骨塔强大的吞噬作用力之下,一点一点地离开了原先所在的位置。

“乃乃的,早知道烈炎都那么快死掉,咱们就不要过来了!”天罗伞的主人此刻是面色煞白,强行运转着体内的灵力,想要多撑住一会,此刻想要再对古元洲和滕盛两人形成镇压之力,已经是不可能了。

另一人,斩月刀翻滚着刀浪,硬着头皮朝着林战当头罩来,刀芒乍现,带着冷艳的杀气。

可惜,林战的杀气比他还要来的猛烈,墨剑刀芒比他出得还要更快。

一剑分胜负,没什么好客气的,林战都不屑于用炉鼎技能来控制对方的刀芒,而直接挥剑怒斩。

剑对刀,芒对芒!

铿!

无法掩盖的剑光又一次照亮天际,林战的眼里,只有对方那张面色如灰的脸,以及那眼中明显不甘的神色。

“死吧!”

林战都不想知道这人是来自哪座峰的弟子,也不想知道他的名头,意识当中,唯有灭杀!

白色骨塔跟天罗伞的较量已经分出了胜负,天罗伞虽然带着机关阵法,但是最后还是四分五裂,唯有残肢败体,四分五裂,被吞噬赶紧。

轰!

骨塔落地,轰鸣不止,似乎在宣告着胜利。

斩月刀断成数节,并且节节熔化,不是法器级兵刃,现在对于林战手中的墨剑来说,都是螳臂当车,自找毁灭。

咻,林战一剑挥去,那人跟着血肉横飞。

林战看也不看,返身跃至古元洲和滕盛两人身前……

;

...

嘉鱼县人民医院
湘雅常德医院
承德手术治疗白癜风
海口牛皮癣怎么治
泰安牛皮癣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