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毒后好撩人 第094章 教你做人

2020/01/16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毒后好撩人 第094章 教你做人郑玲与未夫人的谈话,自是一字不落的传入了谢月与谢雨的耳中。但她们两听到的,却又是另外一层含义。

毒后好撩人 第094章 教你做人

郑玲与未夫人的谈话,自是一字不落的传入了谢月与谢雨的耳中。

但她们两听到的,却又是另外一层含义。

她们的年龄尚且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母亲与未夫人谈到的还有其他意味的话语,她们自然是没有听明白的。

毕竟涉及到了南楚的朝政之事,一个小小的闺阁女儿家,又怎么能听得懂?

她们虽然没有听懂前面的话,但是后面的话确实听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那就是谢姝,她会因为此次的校验落得一个毒妇的名头。

谢月双眼紧紧的盯着骑在马背上紫衣袂飞扬的谢姝。

心里就如同千万只蚂蚁在挠,不是滋味极了。

今日,谢姝的表现。

展示于众人眼前的那份气度,那般的心如止水。

她在检验场上夺人眼球,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样子她,真是让人讨厌的紧。

如果,她真的下手不知轻重。

不知分寸的一箭,将作为她箭靶的赵青射死在大庭广众之下。

如果真的是能够这样,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就算他们立了生死状又如何?

谢姝的手上依旧是染了人的鲜血,夺去了一个人的性命的。

这般狠辣无情,凶残歹毒的女子。

将会再也无法在南楚的京都立足,将会成为所有人唾弃的对象。

日后怕是再也没有什么人会亲近与她,定会将她远远的排斥开来。

这样的人,肯定无人敢提亲,必然也会嫁不出去的。

谢月此时心里正想着这种的想法。

望向了校验场上,眼里多了几分热切。

现在的赵青,只是轻微的皮外伤。

并没有伤及到要害,流了一点点血而已。

也只是说明谢姝的箭术及其厉害,控制的十分得当。

所以,赵青又怎么会因此而死呢?

谢姝一定要下手不知轻重,才能够达成她刚刚心中所想。

才能够背负起那样的名声,凶狠毒辣,残忍无比。

看着比武校验场中的两人,谢月心中的想法愈是强烈。

眼眸里刚刚还在为谢姝,这次校验大出风头而暗淡无光。

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好似找到什么希望一般。

赵青为什么会上校验场,为什么偏偏会挑谢姝为他的挑战对手。

全是因为赵青爱慕谢月,想要为谢月出头,想要为谢月出一口恶气。

然而,现在。

这所有的一切,早就被谢月忘得一干二净了。

现在谢月的脑海之中,就只有一个想法。

那便是。

赵青。

死。

她现在迫切的希望,赵青能够死在谢姝的箭矢之下。

用赵青的死,来毁掉谢姝。

让谢姝成为一个凶残的女子,一生背上狠毒的臭名。

终其一生,永远无法摆脱。

此刻,相对于台上紧张不安的赵青,台下也没有一分轻松的。

台下众人心里早就被谢姝的举动惊住了,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皆想对比试高谈阔论,发表自己的看法。

然而,又都不敢开口,更不敢随意妄言。

处于这样极端矛盾的状态之下,气氛异常。

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成王在看着这场比试,成王对着比试的纵容。

成王希望看到的精彩,在场谁人敢找成王的不快。

当今陛下的亲弟弟,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的。

赵青的父母此时在比武校验场外,看到自家儿子被射伤。

早就坐立不安,焦急万分,却又敢怒不敢言。

死死的盯着谢姝手中握着的弓箭,生怕谢姝一失手真将赵青给射死了。

恨不得立马上去将自己的儿子拉回家,再也不放出来。

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在校验场上作为被人的箭靶。

不用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因为射箭的失手,而丢掉自己的小命。

“谢姝,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赵青惊喝道。

赵青的脖子,脸上都挂了彩。

谢姝两支箭连续射偏,但偏的位置却是正好能够让箭头从赵青的皮肤上划过。

赵青的脖子,脸上的传来的皆是一阵阵疼痛。

赵青都快要被谢姝气疯了,满腔只剩下了怒气。

愤怒到了极点,这愤怒里面含有着害怕。

是从心里面真的害怕了,谢姝让他觉得胆寒心惊。

这一刻,他突然醒悟了。

谢姝敢。

谢姝一定敢。

谢姝敢杀他。

谢姝——杀他。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盘旋。

赵青的心里只剩下了无限的恐慌,惧怕。

谢姝就是一个疯子,一定敢亲手将他射杀的。

由于比武校验的场地十分宽阔,谢姝的声音又不是特别的大。

还刮着细细的微风,声音随着微风飘散。

有些空旷而悠远,就好像从山谷里面传出来的一般。

大抵是因为春日的春风十分的和煦,这话也显得有一些轻轻柔柔的。

淡淡的口吻,却是无论如何也忽视不了。

“教你射箭!”

“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顺便……”

“教你做人!”

忽然,谢姝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个分贝。

但,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忍不住的心一紧。

“第三支箭!”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谢姝拿着弓箭的小手上,不愿意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这会儿,赵青也想通了关键之处,便知道之前自己做的决定有多混账。

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要找谢姝的麻烦。

听到谢姝悠远的话语传来的时候,看着她把玩似的拨弄着手中的弓箭。

他几乎有些站不住脚了,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

似乎下一刻,就要栽倒在地上一样。

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嘴唇。

都咬出血来了,清晰的疼痛之感。

从嘴边蔓延开来,才让自己勉强的站稳,不至于瘫倒在地上。

他为何会如此?

那是因为,伴随着谢姝的话语她拨弄的手中的弓箭已经对着他的脑袋了。

宛若这支箭下一秒就要飞过来,直接将他的脑袋射中。

恐惧已经遍布了他的全身,渗透到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里面。

每一个感官都是如此,全身的寒毛都已经竖起来了。

谢姝,谢家的人都是疯子,都是玩命的疯子。

永州市芝山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省文成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白癜风医院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淄博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