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荒原酒话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各位叔伯大爷,哥哥兄弟:我知道我的酒量真的不怎么样,而且还极不稳定,高的时候喝三两便东倒西歪,低的时候一小杯也有吐过的记录。自知非君子,所以

各位叔伯大爷,哥哥兄弟:我知道我的酒量真的不怎么样,而且还极不稳定,高的时候喝三两便东倒西歪,低的时候一小杯也有吐过的记录。自知非君子,所以拜托拜托滴酒不敢沾,以免丢人现眼。你们争强斗勇英雄了得的,我只能当观众只有看热闹的份。命中注定做不起男人,随你怎么奚落怎么鄙视都行,你们就把我当空气晾着也好晒着也罢。我上下都贴封条,话也不说屁也不放,只求大家饶了我。我给你们发烟,自己带来的,算是陪罪了!   不能喝酒的人就得这么熊,这委屈搁到心里这辈子不码成山才怪呢!不就是个酒吗?水一样的东西,仰起头咕咚咕咚灌下去,能装一斤饭的肚子怎么会盛不下一碗水?专家却说酒量的大小是人体内的一种酶的多少决定的,我真搞不懂:霉运多的人,上了酒桌也威风不起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事实也还真那么回事:酒宴上能摆平八方的才能当领导,能一战到底的才能受人尊重,能舍身忘死的才能得到信任,能死缠烂打的起码也能活出风采来。这些我都不能,虽然我一腔宏愿满腹经纶。   可恼的是一顿酒席下来,别人都闹个酒足菜饱脑满肠肥,我却饥肠碌碌赶紧跑回家揭开饭锅先捞上一大碗再说。什么山珍海味什么珍肴佳馔,如果不是运气好摆在我的面前的话,那么再好的美味终都与我这满肚子馋虫有缘无份。凭什么不喝酒就不能多吃菜?这不是双亏吗?哪国的法律也没有如此不近情理的规定,你们这纯粹是在欺侮老实人啊!   酒桌上的话语权不在理上也不在谁的嗓门大,别以为吵得天翻地覆的没个秩序,其实这中间有一个特殊的规矩,那是曹操和刘备俩老头在一千多年前定下来的——煮酒论英雄。我不听你红口白牙满嘴跑火车,有种咱们单挑不管是哥俩好还是拼刺刀,酒盅里见真章。   这就是酒话,无理之极,正因为无理之极才极具煽动性刺激性。男子汉大丈夫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这年头还有谁怕谁的?来干。酒席如战场,血性汉子从来不惧马革裹尸。   那边武戏在紧锣密鼓中,这边却和风细雨一派春和景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怎么看都像上辈子曾在一只被窝里滚过,虽然喝了阎王爷的迷魂汤但兄弟情谊还残留感觉中,于是坏坏一笑,然后指尖相握互相印证一下前份前世缘的可信度。其实这不是认祖归宗的情节铺垫,而是战争的的开端,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先礼而后兵。   这期间心里想得多的应该是东家,或许没有什么重大的理由,不过在谁家买醉过一回,为了还回这份情,或者一只贪嘴的老母鸡吃多了生了只双黄蛋。请客是挣面子给自己脸上增光的事,所以不管有什么缘由都可成立。但是酒盅筷子摆上桌子,后厨的物质准备必须恰到好处,否则就应了好多古话:赔了夫人又折兵,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诸如此类的评说听得耳朵发胀,更有甚者弄不好酒尽人散后,家里还有一场战事已经严阵以待了。   人们纷纷指责二手烟,怎么没有谁说起二手酒。酒喝到一定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满身酒气,连滴酒未沾的人出门来也如螃蟹般横行。这一点我的体会特别深,二手酒的症状是头晕眼胀浑身发热,脸也红扑扑的跟掉进热水里的虾子差不多吧。而且糟糕的是情绪随着现场气氛一道潮起潮落,理智的防线经受着一波波冲击,将人折磨得亦癫亦狂的。尤其眼看着那些不可一世的勇士们一个个前仆后继,心中的那份快意那份幸灾乐祸,还夹杂着功劳簿上没有自己一笔的遗憾,交织纠结成一锅煎熬的粥。   酒不醉人人自醉,醉在山水之间醉在那种氛围之中。就像戏台上生旦净末丑大张旗鼓招摇过世,顶着千年前古人的皮馕,将谁也没见过的故事演绎得轰轰烈烈血脉贲张,那些跑龙套的敲鼓操琴的人,不也一样如痴如狂?   热闹的场景处处都有出彩的段落,盘子里的鱼裸身游进猪肝汤里,大半截烟头插在鸡嘴里还冒着袅袅青烟。至于筷子配错对,酒杯躲进口袋里就属于正常现象了。风流人物太多数也数不过来,桌上伏着的墙上歪着的地上躺着的姿态万千各俱特色。门外还有一位侧身酣睡,嘴对嘴的还躺着一只大黄犬,二者正鼾声如雷地进行另一番较量。   不过真正的不倒翁还是有的,虽然也在摇晃着可人家关键时刻就是能把握住分寸,还知道将菜往自己嘴里塞,还知道香烟合里是空的怎么捏仍然捏不出半支来,还知道他的对手现时已经都不是对手了,而且还知道旁边坐着一个我这样的局外人。   酒醉后失礼人们多半会原谅的,所以大可放肆一点,所以他将手臂抬成一根横木,指头在我脸上不停地画着圈圈。那圈圈画得像一幅草书像一场足球赛,又像一串王八像一溜酒盅。他在书接上回地讥笑我贬损我,在以一个醉鬼的方式侮辱一个正常人的尊严。韩信能忍胯下之辱,所以韩信能千古留名。我读的书并不比韩信少多少,我为什么不能忍受呢?虽然我不打算也不可能闻名于世。况且我深知醉后的苦处是无法用语言描述清楚的,一位朋友有一回醉后趴在马桶上呕吐,我好意拉他送回家,他说别打茬,我把这只酒盅搬起来,看谁还敢比。嘿嘿,嘿嘿。   但是我又明白千钧一发的道理,明白一堵危墙甚至经不起一指之力,因为我没有喝酒没有醉。如果游戏规则可以因时而变的话,我不妨就小人一回,别以为我酒量太差做人就应该畏琐?身高不过三尺的要离还刺杀了人高马大武艺超群的庆忌呢。这是我体内雄性荷尔蒙澎湃的声音,别人是听不到的。   酒杯不是皇帝的玉玺,没有千斤重不至于祸国殃民,我就端起来又怎么啦?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虽然你不是小日本,但上钓鱼岛的誓言我都公开发过,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就像现在热播的那些抗战剧上的情节那样,与侵略者同归于尽,以杀身成仁的方式——雪软弱无能之耻,也不失为男子汉的气概。   兵书我也读过,知道以退为进知道避实就虚还知道很多很多。但面子上我可不敢与你玩小人手段,先干为敬先掌嘴后说话先责己后责人。你是英雄打遍天下手,在你独孤求败的时刻,我勉为其难舍命陪君子。所以所以——感情深一口扪,感情浅舔一舔。   我终于开戒了,开得这么突然这么如期而至这么大器晚成,你看所有的人和物都在和我们一起笑着,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捶胸顿足笑得天摇地动。上嘴唇粘着眼皮下嘴唇盖住肚皮,脚连着屁股屁股高过肩膀,心脏跑到指尖发稍上张扬。这个世界到底还有笑到的人!所以我们应该握个手,握着手联合发表一段获奖感言,比如说你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比如说我是怎么石破惊天的。   请,请把你的手伸过来,伸,伸长一点,往这边——噢,忘了告诉你:这几天我家的母猫就会生的,到时候我请客!   共 25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警惕 包皮切除不可随意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