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四个轱辘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前言  有个笑话,大意如下:记者采访美国人,如何看待有钱人,美国人回答:“富翁只是机会比我好,如果我赶上好运气,也会成为富翁。”记者又来采访

前言  有个笑话,大意如下:记者采访美国人,如何看待有钱人,美国人回答:“富翁只是机会比我好,如果我赶上好运气,也会成为富翁。”记者又来采访日本人,日本人说:“富翁比我更勤奋,如果我再勤奋一点,就一定会成为富翁。”有一个中国人,每天趴在富翁别墅的墙头上,看着豪华轿车出出入入。记者问:“你羡慕这个别墅的主人吗?”中国人回答:“何止是羡慕?我恨不得把那小子给宰了。”    正文  孟祥富有一点苦恼,来到省城三年多,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仔。每天起早贪黑,就想混个“出人头地”。可是,自己既没有高学历,又没有什么特长,只能靠出卖体力挣钱。为了找到一份既轻松又体面,而且收入高的工作,孟祥富可谓煞费苦心,频繁跳槽,结果还是原地踏步。目前的一份工作,就是为一家私企开货车,兼做搬运工。孟祥富认为,考下驾驶证,是他这辈子辉煌的壮举。  三个春节,孟祥富都没回过家。别人衣锦还乡,光宗耀祖,自己的人生顶点,不过是个货车司机,哪有脸面见江东父老?如果不是老父亲病危,家里一遍又一遍催促,他根本就不想回到老家——那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孟祥富的家就在某县城外不远的屯子里,距离省城有三百多公里,坐火车不过几个小时。孟祥富突发奇想,何不弄辆轿车开回家?自己曾向家人吹嘘,已经在省城找到好工作,现在是白领阶层了。白领哪能没有轿车?孟祥富越想越觉得有必要摆个谱,一来让老家的人看看,咱也混出模样了。二来老爹一高兴,兴许病就好了呢。  可是,到哪儿去弄车呢?简单的办法就是租一辆。孟祥富想到同租宿舍的哥们华流。这家伙还真滑溜,别看来省城才一年多,却如鱼得水,广交朋友。近听说,他又勾搭上一个有钱人的女儿,马上就飞黄腾达了。孟祥富对华流,那是又羡慕,又嫉妒。羡慕他能说会道,投机取巧,不费力气就能挣钱。嫉妒他吃软饭,居然还吃得津津有味。  “你路子广,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孟祥富找到华流,说出自己的想法。  “租,倒是能租到。不过价钱你自己去谈。”华流抖了抖新买的西服,“这点小忙不算啥。”  “多租三天,贵点我也认了。”孟祥富咬咬牙,一横心。觉得花这笔钱不冤枉。  华流是社会人,见多识广,不过他还是次遇见租车回家的主儿,便忍不住问:“不是我说你,人家有钱人现在都时兴低调,你租车回家显摆儿,图个啥呀?”  孟祥富说:“这个你不懂,不弄个四个轱辘开回去,谁把你放在眼里?俺们屯长整天开个拖拉机,还那么牛气哄哄呢,这次我非盖了他不可。”  华流只想做有钱人的女婿,没心思琢磨租车人的想法。看在同宿舍的面子上,华流帮他租了一辆半新不旧的捷达车。  开着捷达车上路,孟祥富心情不错,感觉自己真成了有钱人。看着路上骑自行车的人,孟祥富投出鄙夷的目光。穷人只配骑自行车,瞧瞧,顶着风,呼哧呼哧地蹬,蹬一辈子也蹬不出省城,真是太可怜了!两个轱辘,哪儿能比得上四个轱辘?  孟祥富忽然想到,自己刚来省城时,份工作就是当送水工。每天骑着破三轮车,满城绕来绕去,扛着水爬楼,送一桶才赚几毛钱。大夏天,汗珠子连成了串,就是现在想起来,肩膀还疼,脑门还冒汗呢。三个轱辘,就是比不上四个轱辘。  上了国道,加快车速。孟祥富打开空调,凉风吹得人好惬意。打开广播,优美的音乐如甘洌的泉水,流淌到他的心田。装个有钱人都这么舒坦,要是做个真正的富翁,那感觉还不跟神仙似的?  想着想着,肚子有点饿了。一路上人烟稀少,好不容易碰到一家临街的小饭馆。孟祥富要了一碗米饭,一个小菜,风卷残云,吃个干干净净。一结账,二十五元。他从兜里掏出二十元,拍在柜台上。  “还差五块钱呢。”老板是个憨厚的中年妇女。  “瞧见没?门口那车是我的。”孟祥富晃了晃腕子上黄灿灿的手表,那是花十块钱买的地摊货,“瞧见没?这叫劳力士手表。还能差你五块钱?我兜里全是大票,没零钱,去车上找找。”说着,孟祥富上了车,发动机器,一踩油门,溜了。  从后车镜里,孟祥富看见那个妇女挥着手,跺着脚,不知道在喊着什么?  “骂吧!骂吧!反正也掉不了肉。有钱人多花五块钱,我省下五块钱,那我和有钱人的差距就少了十块钱。”孟祥富对自己的一番新理论,感到很满意。他得意洋洋地吹起了口哨。  汽车驶到一个村口,一个衣着艳丽的小女子挥着手,看这样子想要搭车。孟祥富想起电影里经常出现的“艳遇”,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车。  “大哥,搭个车,去县城。”小女子娇声娇气。  孟祥富伸开手掌,示意要五十元钱。他看清了小女子的模样,长得并不漂亮,“艳遇”没有意思,不如弄点钱实惠,把刚才的饭钱报销,再多出点油钱。  “大哥,贵点吧?去县城也不远。”  孟祥富看着小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便卷曲了两个指头。  女子上了车,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扑来,熏得孟祥富迷迷糊糊。汽车启动了,有点醉酒后的颠簸。  “去县城干啥?”孟祥富没话找话。  “我还能干啥?混生活呗。”说着,女子把裙子撩上一截,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孟祥富“咕咚”咽下了一口唾沫,心想,这小娘们肯定是小姐,这年头咋这么多小姐、二奶、小三?  到了县城,小女子没有付车费,却说:“大哥,你看我身上也没钱,要不我让你亲个嘴,算是车费?”  “去去,下车。算老子倒霉。”孟祥富看见女子的大红嘴唇,突然联想到公共场所,不禁一阵恶心。四个轱辘确实招风,这小姐都跟苍蝇似的,忽忽的。  回到屯子,风尘仆仆的捷达车,引来孩子们的追逐。妇女和老人们围在汽车旁边。  不时有人说:“狗子,有出息了。”  “狗子,成了有钱人了,这回你爹可开心啦。”  “狗子,啥时候带我家娃去省城挣大钱?”  “狗子”是孟祥富的小名。听见人们议论纷纷,看见人们笑脸相对,孟祥富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这时,屯长开着拖拉机,带着巨大的噪音和飞扬的灰土来了。  “狗子回来了?混得可以啊,还买了汽车?”屯长似笑非笑地说。  孟祥富次看见屯长黢黑的大脸上露出了谦卑的表情。  “那算啥?这破车我早就想换了。等回了省城,我就买辆高级轿车。”孟祥富想起屯长以前的骄横,想起自家穷困时被屯长瞧不起的耻辱,便有意气他说,“你也该换换了,都啥年代了,还开个破拖拉机?你的四个轱辘,咋跟我的四个轱辘比?”  屯长的大脸一阵红一阵白。  孟祥富回到家,给家里人拿出一些礼品,大包小裹,一人一份。老爹见儿子出息了,果然来了精神,可惜一激动,当晚就驾鹤西游了。  第二天清早,孟祥富来到院外,看见汽车的惨象,差一点没晕过去。  他连忙给华流打电话,“不知哪个狗娘养的,昨晚把车给砸了。前盖子上有个大窟窿,好像是被斧子砍的。咋整啊?哥们……”孟祥富不知所措。  “活该,谁让你穷得瑟了?肯定是你显摆儿,人家嫉妒你,才把车给砸了。”电话那端,传来华流的骂声,“你小子,净装犊子,把我也害苦了。人家看我的面子,才把车租给你。你赶紧准备钱吧!先修车,然后给人家赔钱。”  孟祥富傻了,眼睛发直,两腿发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共 28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
癫痫性发作精神状况不一般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