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背后的博弈

2019/12/06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背后的博弈从上周开始,美国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紧张拉锯阶段,每天都十分关键,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转机。但是不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背后的博弈

从上周开始,美国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紧张拉锯阶段,每天都十分关键,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转机。但是不管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议中按耐不住拍桌子走人,还是两党再抛出各自利益为主导的所谓折衷方案,谈判依然无果。

美国债务上限是指由国会所设定的可合法举债的最高限额。美国国会早在1917年就设定了首个债务上限,那年正值美国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鉴于为战争而需支付的费用飙升,国会意识到,每次美国需要借入更多资金时(当时主要是通过债券),它都必须表示认可的这种做法是不切实际且繁琐的,于是设定了一个美国的开支上限,最初定为115亿美元。当时的想法是对借款提供某些灵活机制,而且也对不通过国会直接审批就能获得的债务金额加以控制。

多年来,美国债务的增速一直远超过美国经济的增速。美国每次都在债务将要触及上限的时候

,予以上调以解除危机。在距离第一次设定上限近100年后的今天,美国债务上限达到了14.294万亿美元,实际上,在今年5月份就已达到了上限,但美国财政部采取了四项措施临时扩展偿还债务的能力,包括:终止发行州和地方债券;宣布一个行政人员退休和残疾基金的债券发行终止期;终止债券投资基金的再投资;终止外汇平准基金的再投资。这四项临时措施得以将这个大限推迟到8月2日。

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党和共和党都不愿意看到美国发生债务违约事件,两党的分歧在于如何紧缩财政,拿谁的利益动刀子以及如何平衡利益取舍。共和党反对提高税率,因为共和党代表的更多是大财团富人利益。党反对削减开支。奥巴马今年2月提交了一个3

.7 万亿美元的长期赤字削减计划,包括加税和削减社会福利开支,预计在未来10年时间里将预算赤字削减1.1万亿美元。不过共和党立场十分坚定,反对任何形式的加税。在谈判期间,两党不时抛出以各自利益为代表的解决方案,但都没有被对方接受。如在刚结束的7月23日这次谈判中,奥巴马最新提出的折中措施是,将国防和国内支出各削减1万亿美元,并将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福利支出削减6500亿美元。共和党则提出一个两步走的新方案:首先,未来10年削减1万亿美元赤字,债务上限相应提高1万亿美元,使美国财政部可以在今年年底前继续履行其债务。随后,国会将成立一个跨党派赤字削减委员会,通过改革税制、改变福利项目等方法,制定出未来10年削减最多3万亿美元的计划。一旦该委员会的计划得到采用,债务上限将于明年1月再度提高。在确保第二步的基础上,共和党主张明年年初再次就削减赤字进行投票。

解决方案浮出水面,其实背后代表的政治竞争十分微妙,这已经成为两党2012年总统大选竞争的前战。共和党表面表明不希望美国违约,害怕招致民众反感,从而装着也跟着出谋划策。但其提出的方案有一个原则,就是缓慢地、分阶段地提高上限,解决这个问题。实行拖字策略,让民众无时无刻不活在债务上限的担忧中,也活在对党的埋怨中。再如,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7月12日再抛出一项所谓备选计划。据该计划,国会将通过立法授权奥巴马在2012年年底前分三次要求国会提高债务上限,国会可以拒绝这一请求,但奥巴马随后可以动用总统否决权否决国会的决议。这实际上是给了奥巴马无限制提高债务上限的权力。麦康奈尔这么做其目的首先是向选民证明,共和党不愿看到债务违约,并为此做出了重大让步;其次,迫使党承担提高债务上限的全部和后果,包括选民的不满。

另一边,党希望立刻解决问题,完事之后希望民众尽快把这事忘了,在2012年大选的时候最好不要想起。虽然说,美国历史上每次讨论债务上限调整的时候,总会遭到另一党派的刁难

,但这次适逢大选将至,共和党有意将事件稍微升级以扩大影响。两党在博弈的同时,都小心翼翼,不想背上破坏谈判导致债务违约的黑锅。但归根结底,我们相信,在面对国际的斥责声时,还是打仗不离亲兄弟,攘外必先安内。我们依然保留对两党最终达成共识的期待,或许最终,只是利益如何平衡的问题。

另外,退一步来讲,如果谈判宣告破裂,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14.29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风险,美国到8月2日将无钱可花,也无法支付外债利息。这对美国乃至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冲击将是巨大的,以下将细谈由此引发的后果。

违约后果

其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如果现在违约,最直接的短期后果将会是国家评级被调低,导致发行新债成本上升。短期违约将导致债务重组,其方式可能是改变支付时间,拉长期限。届时可能引发美元短期大幅贬值,国债收益率短期快速上升,黄金继续大受青睐的局面。现在美国国家债务14万亿美元,净负债超过200万亿美元。共和党的代表认为美国联邦相对于美国经济来说太大了,想借此机会控制美国的规模。然而,讽刺的是,违约恰恰会引起规模相对美国经济的上升即共和党死硬派声称要竭力避免的情形。原因很简单:众所周知,违约会破坏信贷体系。在现代金融市场中,基础基准利率就是所谓的债券的无风险利率。这是信贷体系的支柱,这根支柱的倒塌(或美国国债风险大幅升高)会扰乱大量私人契约以及经济中所有种类的交易。许多个人和企业的储备是以美国国债的形式持有的。比如,被认为最安全的货币市场基金便是那些只持有美国国债的基金。但是,如果美国违约,这些基金都将跌破面值,即无法保证你所投入的本金不受损失。这会造成资本大逃亡。问题是,往那里逃呢?不少银行将出现相同的问题:美国国债价格崩盘将摧毁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如果违约,那么美国所有企业都别想全身而退,也没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能够保证储蓄的安全。社会保障和医疗体系也将受到影响。现在这两个部门都面临赤字,而如果美国停止对非信托基金的国债持有机构支付利息的话,这些机构的收入来源又少了一个渠道,赤字水平将毫无疑问地加大。私人信贷也会岌岌可危,而美联储也将面临艰难的抉择。它可以介入,效仿前苏联的做法,直接向家庭和企业提供巨量信贷,再次注入流动性以稳定金融市场。或者,如果美联储坐视不管,预计GDP或面临下降20%30%。

其二,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美国尝试引入技术性违约概念,淡化影响,但却丝毫没有缓解国际社会的担忧。从印度到中国到欧盟,美国债主的批评声扑面而来。8月15日美国将面临兑现270亿美元国库券和250亿美元有价证券的票息的考验。截至2011年3月月底,外国债权人持有美国国债排名是:中国以1万多亿居榜首,日本9000多亿次之,英国3000多亿紧跟其后。

美国出现技术性违约的声音甚嚣尘上,共和党人认为债主会接受利息延期支付,因为只是拖延短短数天而已,但背后却意味着对华盛顿最终能处理其财政宿疾和美国以后能更好地承担债务的信心。可是,共和党的这个算盘并没有获得国际市场的支持。中国央行顾问李稻葵公开表达过对美国违约可能性的担忧,认为美国是在玩火。美国国债的另一个持有大户日本反应相对低调,官方没有就此公开表态,但该国一些言论主张卖掉美国国债,用于震后重建。日本国内一派观点认为,外汇储备越多风险越大,日本应向其他发达国家看齐,将居高的外汇储备降下来,用几年时间,逐步卖掉80%的外汇储备。即使美国的盟友,同样被债务困扰得焦头烂额的欧盟也不顾忌对美国的批评。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雷恩7月月初曾表示,美国国会采取的一些小的措施,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就连持有国债不足400亿美元的印度也跳出来趁火指责一通。

债务违约或将带来严重后果,且影响将极其广泛;全球金融系统可能重演2008年的混乱。美国违约将严重损害国家信誉,打击投资者信心,造成国债贬值,美国将永远无法重获债券市场镀金地位。投资者需要更高的利率回报才愿意购买美国国债,而高利率将增加美国企业的借贷成本,进一步拖累已举步维艰的美国经济复苏。

历史上的违约回顾

回顾历史,债务违约曾有发生。其中一次在1933年,此前美国财政与黄金直接挂钩,包括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融资的债券在内,当时的债券人都有权要求美国以黄金偿还,无人怀疑黄金偿付条款的有效性,然而,罗斯福总统与国会认为,在当时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货币贬值对美国有利,他们还决定,拒绝以黄金偿还债务,而代之以贬值的纸币。这是美国非常明确、公开的债务违约。

另外,公众比较熟悉的是美国另一次小规模债务违约。在1979年4、5月间,美国未及时偿还1.2亿到期债务,尽管这仅是当时债务总额很小部分,但美国在此后付出巨大的代价。据悉,此次违约源于技术问题,而非经济因素。而且,其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两党间的政治角力。这场小规模债务违约造成利率升高0.6个百分点,美国为1.2亿美元的债务违约付出的代价是每年约50亿美元的额外利息支出,而这笔支出最终由纳税人买单。当时一些投资者发起了对美国的集体诉讼,要求补偿因拖延偿付造成的损失,并最终得到了延期款项的利息补偿。当时这个事件的最初影响很小,但新增债务的确受到了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债务到期后再融资时面对了一个更高的利率,债务违约的全部成本最终体现了出来。但尽管如此,美国国债此后仍被认为是一种安全的投资。美国在1934、1968、1972年的三次违约没有降低世界市场购买美国国债,为美国提供融资的意愿。

美国财政部如在8月2日起无法继续借钱而受影响债券的金额和范围将会比1979年大得多,影响也深远得多。

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已经进行了两轮量化宽松的美国国债泡沫十分明显,大部分的国债都是美联储持有;第二,美国现在的负债结构是1979年不能比拟的。目前的债务上限是去年12月调整的14.3万亿,而1979年时为8300亿美元。按照财政部的数据计算,当前美国联邦的公共债务规模已经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0%。而且,这个公共债务的计算并没有计入州和地方约2.5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以及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得到信用担保的支持企业约6.6万亿美元的债务。看一国债务风险大小,不能只看中央负债,还要看地方、居民、非金融企业和金融机构负债,因为危机一旦爆发,所有部门的债务风险会迅速转化为债务风险,推高国家和机构的融资成本,导致信贷萎缩和经济下行。

总体来看,美国要在8月15日兑现270亿美元国库券和250亿美元有价证券的票息的考验将是十分严峻的,也是难以达成的任务。其实,达不成就不一定就导致违约,这取决于如何定义违约二字。技术性违约是美国自己提出的概念,就是短时间延缓支付。对于债主来说,短期延缓是较容易接受的,但是没到那个期限之前,债权人肯定会说,必须严格遵守最低期限。所以说,全球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美国违约。谈判还在胶着,技术性违约的可能性稍大,或者美国再引入的其他概念的违约形式,为自己争取时间。另外,如果共和党真的牺牲国家利益谋取自身好处,则其决心超出市场的预料,或导致全球范围内更大的关注和轰动,不能完全排除该可能性的存在。退一步而言,违约也并非全无好处。高借债成本会让无法继续旧的开支方式,努力使预算平衡,支出的真实值将会有所降低。毫无疑问,私人部门支出的削减将是首当其冲的,因为私人部门要依赖信贷购买投入品。则自有获得美联储信贷的渠道,但如果债务上限不改变,向美联储要钱或会施一些法律上的小伎俩。

首大医院李巧娴
东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治疗白癜风医院
烟台白癜风
宁夏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