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翻絲綿遭居民投訴城管不罰款再幫找個好攤位

2019/11/09 来源:朔州信息港

导读

翻丝绵遭居民投诉 城管:不罚款 再帮找个好摊位秋风起,翻丝绵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一些翻丝绵被、丝绵棉袄的手艺人就会像候鸟一样,从老家赶到以

翻丝绵遭居民投诉 城管:不罚款 再帮找个好摊位

秋风起,翻丝绵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一些翻丝绵被、丝绵棉袄的手艺人就会像候鸟一样,从老家赶到以前摆摊的老地方,为周围的居民服务

来自湖州的钟大姐就是这样她在杭州朝晖六区已经摆了10多年的摊位了每年10月份过来,做两个月生意就走不过,这几天,钟大姐却遭遇了一件麻烦事,她被人投诉了

候鸟 丝绵艺人钟大姐准时归来

钟大姐是湖州练市人,今年49岁,翻丝绵翻了20多年,是位老手艺人了每年一到秋冬季节,钟大姐就会整理行装,到杭州住上两个月,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朝晖六区为居民们翻丝绵

她的工作台就是一个棕棚,居民们拿来的旧丝绵往上一摆,钟大姐的两只手就开始动起来,把拧成一条条的旧丝绵剥离出来,然后把已经干瘪的丝绵翻松,动作细致而熟练

你别看这翻丝绵是个手艺活,可是同时也是个力气活,一个人干活费时费力往年钟大姐都有个帮手,那就是她妹妹不过,钟大姐的妹妹今年在老家找了一份工作所以,今年钟大姐在小区里又找了一个临时拍档 61岁的郑大妈

钟大姐说,今年翻旧丝绵要比去年贵5元/床 去年的价格是35元/床,今年是40元/床因为现在房租菜价都涨了,在杭州的生活成本高了,我的手工费也比去年涨了一些 不过,尽管如此,来翻丝绵被的居民还是络绎不绝张大妈说: 钟大姐的价格公道,手艺也不错一床旧丝绵经她一翻,两三年之内都不用再翻新呢

摊位摆在小区,惹来年轻住户投诉

钟大姐摆摊的地方就在朝晖六区54幢旁这么多年来,她几乎没有换过地方

找我翻丝绵的大多是回头客,要不就是经人介绍来我这里的,都认准这个地方要是换地方了,大伙找不到,肯定会着急的

今年国庆一过,钟大姐就被熟客的给催来了,还在这个老地方摆摊每天早上差不多6点半开工,一直要忙到晚上7点才走,生意挺热乎不过,钟大姐没想到的是,她的生意影响到了别人

打给城管部门投诉钟大姐的是个小伙子,就住在朝晖六区54幢小伙子说: 钟大姐摆摊的地方是小区居民进出的必经之路,她在这里摆摊会影响居民进出而且,翻丝绵时产生的棉絮和灰尘也会让人不适再者,钟大姐翻丝绵属于无证占道经营,本来就不应该在小区里面摆摊

知道有人投诉她,钟大姐挺不好意思: 都这么多年了,也没人和我说过这个事情,我也没想到会给居民造成麻烦

不过,听说有人投诉钟大姐,小区里有不少居民纷纷站出来为她说话

小区居民李大伯说: 翻丝绵是老杭州人的传统了,特别是我们老人家,冬天家里一床丝绵被,一件丝绵棉袄肯定少不了的你不让她在社区里面摆摊位,我们去那里找人翻丝绵啊

现在在杭州,想找一个翻丝绵的手艺人可不容易而且,丝绵手艺人也是一道独特的江南市井文化景观 居民何小姐提议,社区能不能出面给钟大姐这样的手艺人找个像小区公园这样合适的场地,这样大家既便利,又不会影响到其他居民

没有罚款,城管反而为她另找摆摊点

事情投诉到了下城区城管执法局朝晖中队,也让处理的执法队员犯了难朝晖中队中队长陈奇敏说,单纯从执法角度来讲,钟大姐摆丝绵摊的确是属于无证经营

不过,翻丝绵是不少老杭州人的习惯虽然翻丝绵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可是与一般的摊贩还是有所区别的,不能简单地定性为无证经营,我们对其管理还是应该以劝导和规范为主

陈队长说,他们曾经联系过社区,希望能帮钟大姐找个合适的地点,可是社区的办公场所也很紧张,实在腾不出地方让钟大姐摆摊

现在,执法人员只能暂时让钟大姐到朝晖六区25幢旁翻丝绵,有需要的居民可以去那里找钟大姐

通讯员 陈竹青 孙晶晶

静脉炎治疗方法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标签

友情链接